MSTA-大家系列科技讲座
分享到:

杨宏:我们的工作就是把地面的家搬到太空

来源:中国科普网 作者: 2018年06月08日
[导读]   在向宇宙探索的征程上,我们一直在路上。但是我相信,路虽远,行则将至。

“空间站系统”总设计师杨宏的励志演讲


    大家都知道航天是一个集体项目,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所以我就想给大家讲讲我们神舟团队的故事,希望大家能够爱听。大家可能对载人航天都有一种神秘感,大家可能想象我们从事载人航天的工程师是个什么样呢,是不是都是一群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每天在实验室里穿着白大褂干着高精尖的工作。其实我们的队伍非常年轻,我们的平均年龄,技术骨干只有34岁上下,这就是我们的团队。
    载人航天是一个高风险的事业。确保航天的安全是我们的责任,那么载人航天器的质量就是我们的生命线。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我所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那是2001年,我们的神舟三号飞船进入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在组织第三次飞行试验任务,我们刚进入发射场的第三天,我们在例行的飞船的导通绝缘测试检查当中,我们发现有一个电连接器,中间有一个点不通。这个电连接器是什么呢?这个电连接器是我们飞船从舱内到舱外信号之间传送的这样一个电连接器,我们俗称叫穿墙的电连接器。它要传送飞船的重要指令信号,还有能源。那么这一个点,按理说我们还有备份的点。这一个点不通,我们通过备份点是可以保证指令的传输的,但是强烈的质量意识要求我们必须把这个点为什么不通的原因把它找出来。我们把这个电连接器拆了下来送到了北京原器件的失效分析中心,解剖、分析,一定要查清它的机理。结果解剖以后让我们大吃一惊,这个电连接器从结构上就存在有致命的设计缺陷。那么同类型结构的电连接器在我们飞船上用了多少呢?77个。如果这个电连接器重新修改设计,周期需要三个月。是我们再等三个月呢,还是带着这样的一个隐患上天?我们的工程总体运筹帷幄,不能带着这样的疑点上天,也就是说我们进入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千军万马大部队,全部撤回到各自的研制单位全面开展质量整顿和复查。这是我们载人航天历史上的第一次大规模的撤场。这个撤场就像我们冲锋在前线的战士还没有发起最后总攻的时候,我们就败下阵来,对于我们团队的打击是相当大的。
    我们回到北京以后,全面开展了质量复查。质量复查的结果又让我们大吃一惊。就这个故障现象,在半年前我们在北京的出厂测试当中就有这样的现象发生。当时我们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是一个年轻的设计员,发现有一个电连器有故障,把它拆下来以后锁到柜子里头,换上一个新的,问题解决了,好了。如果我们当时发现了这个问题,彻底地送失效分析的检查,彻底地把原因搞清楚,我们就不会把这个隐患带到了发射场。如果我们在发射场不查出来这个问题,有可能就把这个问题带到了天上;如果在天上发生这样的问题,那就有可能会造成船毁人亡的这样的失败。这个教训太深刻了,我们所有的人都受到了处分。而我是处分最严重的,扣罚百分之百的补贴,待岗学习,就差一点下岗了。但是我们没有处分我们那位年轻的设计员,为什么?因为我是他的主任设计师,我是他的领导,这个责任就应该由我来负。
    载人航天是一个系统工程,这个系统工程呢,就好比一个复杂庞大的一部机器,我们这个团队里头每一个人有可能是一个螺丝钉,也有可能是一个齿轮,也有可能是个传送带,只有每个人的工作做好了,那这个庞大的机器才能够运转正常。而我们的工作质量又好比说一个木桶,大家都知道木桶原理短板效应,木桶当中的一个短板就决定了它能够盛水多少。我作为总设计师,我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找出我们工作中的短板。我们要采取措施把风险降到一个可接受的一个程度,这样的话,成功才有把握。因此可以说,载人航天器的质量是靠人保出来的,所以我们应该把镜头多对准在幕后那些可敬可爱的无名英雄。
    说起英雄,再跟大家聊一聊航天英雄杨利伟。这个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是我国进入太空的第一人。有一幅场景是让我至今都记忆犹新的,那是2003年10月15日上午9时神舟五号立在酒泉卫星发射场的发射塔架上在准备发射。当指挥员下达了倒计时的命令,开始读秒的时候,“5 4 3 2 1点火”。在这个时候,我们的航天员杨利伟通过镜头向我们在场的所有的人行了一个军礼。所有的指挥大厅的同志们报以热烈的掌声予以回敬,许多人流下了眼泪。我当时非常钦佩,在发射前我们的航天员是如此地镇定沉着。飞行成功以后,航天员杨利伟跟我谈到了他的这份自信。杨利伟跟我说,他的这份自信来自于两个方面,第一,来自于他平时的训练,他相信自己能够从容地应对各种故障和各种险情;第二,充分相信我们的航天设计师,相信我们的飞船能够确保他的安全。同时呢,他也跟我说了一句玩笑话,就是自打他进入到飞船,进入到返回舱,坐在座椅上那一刻开始,我们把返回舱的舱门关上了,我们把轨道舱的舱门也关上了。他说,这个时候我不相信你们也没别的办法了。其实呢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是给我们的心灵上产生了震撼。因为航天员把生命安全都托付给我们了,我们没有理由不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们的老总(设计)师戚发轫院士,曾经跟我们说过的一句话,你们要把自己当作航天员,看你们敢不敢坐你们自己设计的飞船,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1992年9月中央决策实施中国的载人航天工程并实施采取三步走的发展战略,三步走的发展战略第三步就是建造中国的空间站。大家都知道国际空间站是把我们中国排除在外的,说俗一点,就是不带我们玩,那怎么办?那我们就自己干。自打我们宣布了中国空间站的计划以后,有趣的是,一些国外的航天机构主动找我们进行合作。更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在我们在洽谈技术标准的时候,一些国家的航天机构表示,上中国的空间站做实验那就应该按中国的标准来办,这是我们引以为自豪的。而空间站的建设,我们大约是在2020年前后,我们将研制和发射一个核心舱,两个实验舱,在天上形成了一个大“T字型”的结构。我们整个加起来是将近百吨的量级。在空间站的运行期间,我们将开展较大规模的科学实验和应用,将服务于国家战略发展的需求。据外电报道,到2024年国际空间站将退役。那个时候中国空间站有可能就是人类在太空的唯一的太空站。我们中国的航天员,科学家将在中国的空间站上开展大量的科学实验,这些科学实验将形成常态化。我们将为中国和平地利用空间,和平地开发空间资源打下坚实的基础。我们现在目前正走在载人航天三步走发展战略的征途上,我们没有理由懈怠。因为我们深知,我们距离世界航天强国的水平还有很大的差距。今后我们载人航天的脚步还会向深空迈进,困难和压力、挑战和风险都在等着我们。对此,航天人的头脑是清醒的,多干少说,只干不说,就是对待我们每一次的飞行任务要如履薄冰,再加一句如临深渊。
    在向宇宙探索的征程上,我们一直在路上。但是我相信,路虽远,行则将至。

点击下载:
Copyright ©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普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884190 来信与投稿:msta@kepu.gov.cn
京ICP备05022684号-3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5号 邮编:100038